作品介绍——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
发布时间:2016-09-02  作者:  浏览次数:

    点击查看原图

    该曲作于1804-1808,编号 Op.67。正如罗曼·罗兰指出,贝多芬的音乐“所顾及的与其说是让人喜欢,不如说是为了确切地传达感情”,因而他的风格是朴实而不夹杂任何虚饰,贝多芬从达浩繁的音乐表现手段的武器库中只选择了为直接表现思想情感所必需的手段。这同样适合于他的旋律,按罗曼·罗兰的说法,他的旋律线是“从一种思想发展到另一种思想的最便捷而又宽阔的道路(心灵的大道,全体人民都可以沿着它走过去...。”没有任何东西能使贝多芬音乐的主导内容脱离开斗争和胜利的思想,这种思想构成了他的基本动力,一切都是集中地表现一个贯彻始终的思想,贝多芬赋予这种思想以主导的性质,在这样的基础上他创作了巨大的多乐章的作品:奏呜曲、交响曲。

  贝多芬交响音乐的这种新的品貭在他的第三,即《英雄交响曲》中非常显明地表现了出来,然而贝多芬这一原则在过去是到现在依然是最高度地表现在他的《第五交响曲》中,罗曼·罗兰在赞叹《第五交响曲》时会说:“这部机器充了伏特数量惊人的电力!”他接着说:“这部作品中贯串着二条明显而又连续不断的热情的旋律线,没有什么枝节、阴影,没有转移(哪怕是片剥)人们注意力的点缀。”

  和《英雄交响曲》一样,《第五交响曲》充满了斗争的形象,和《英雄交响曲》一样,其中的一切都力图集中表现英雄主题的胜利,如果说前者这种主题的代表者是个人的话,那么后者的个人英雄行为则确定在与英勇的群众及与人民的不可分割的联系中,不是象构成《英雄交响曲》的思想内容那样赞美个别英雄,而是人民胜利的交响曲。

  森严的“命运的动机”作为中心形象之一而贯穿整个交响曲的音乐,这就是贝多芬所说的:“命运是这样叩门的”那四个音符的动机,它在第一乐章里占主导地位,在第二、第三和第四乐章中时而象过去的回声,时而作为森严的征兆而出现,然而与它相反,英勇号召般的抒情曲的与革命群众力量的形象增长着,获得首要的意义。个人英雄的行动变成英勇的人民的和全人类的行动。  交响曲以“命运的动机”的猛烈敲击开始:这个命令般的森严的动机立即使音乐进入极度紧张的状态,弦乐交钻警惕的呼喊象远方隆隆的雷呜在作答:新的森严的打击是筒短的,然而却是急剧的发展——接着就响起了圆号的军号声(“命运的动机”的大调的变奏),以后,紧接着就是对立性的英雄的抒情主题:这是优美动人的充满人间温暖与抒情的形象,旋律越发展就越充沛有力、越勇敢。基本曲翻不吉利的色彩为乐观光明的音响所替代,然而,为时不长。重复出现了森严的“命运的节奏”,开始了极残酷的搏斗,真正汹涌澎湃激情的海洋:在这海洋中始终浸透着凛严的“命运的节奏”。

  开门见山,整部作品的主题一览无遗。或许这四个音符给所有人的影响真的太深刻了,所以音乐一开场就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感觉。对于听众而言,主角应该是你自己!那么敌人是谁,很明了——命运!每个人都有面对命运考验的时候。主题在重复着,恐怖的声音依然在回荡,似乎斗争者并没有征服这个强大的“命运对手”!听众在这里会感到一丝精神上的疲乏。

  在急剧的第一乐章Allegru con brio(明亮的快板)之后是第二乐章- Andante con moto(活泼的行板)。斗争、冲突和戏耐性为抒情歌所代替,这是连半点软弱影子都没有的抒情曲;它始终散发着勇敢的气息:倾速着深刻而巨大的感情,朴实而严酷的旋律一非凡的美和崇高的旋律(由中音提琴和大提琴演奏)——把听众引人凝神沉思的境界。在第一主题之后是具有英勇战斗的号召性的精力更为充沛的第二主题,按它的声调来说,近似法国革命的歌曲和颂赞。这是交响曲的极重要的关键之一,即当个人的(构成第一乐章歌颂英雄的内容的)转变为更加广泛的革命群众音响的时候,这本身便预料了第四乐章最终胜利的形象,作曲家的意图这里更明显:由于意识到自己斗争的伟大目的和与人民不可分割的联系,英雄吸取了新的精神力量。

  第三乐章-Allegro(快板)充分表现了戏剧的冲突,使音乐回复到第一乐章中对抗的主题,它的双重结构的第一主题就已充满巨大的内在紧张:开始(前四小节)是积极、坚定、意向明确的;而后一半则充满了动摇与疑惑。“这就好象一问一答,激情与沉思”(A.阿里希凡格语)。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幽静、隐伏的声音回答着小提琴同样羞怯的句子,蓦地,犹如天命所赋,第一乐章阴森的凛严的节奏(即“命运的动机”的节奏)复活了:起初是由圆号强大的声音宣扬它,然后是整个乐队,继绩的发展具有同样的突然性:代替“命运的节奏”的是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笨重舞蹈的主题,之后其他声部都加入了这“愉快的输舞”,但很快地这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又重新响起了扰人的命运的节奏,音乐越发具有戏剧性,看来似乎崩渍已经隐近了:在渐趋消失的弦乐声音的背影上,定音鼓“隆隆而清晰地回击着熟悉而可怕的'命运的动机'的节奏”(A·沙威尔姜语),突然,经过几小节急速的跳进之后,强有力的胜利欢乐的进行曲象一道阳光照亮了一切,第三乐章直接进入第四乐章,开始了胜利的游行——宏伟的人民革命胜利欢庆的情景,长号、小号和圆号强有力的声音与人群的一片欢乐的喧嚷声交融在一起,一个跟着一个地出现狂欢的主题,进行曲的声调、英雄的号召让位于庆祝胜利的轮舞,瞬间,就象对一去不返的往事的回忆,出现了命运的节奏音型,出现以后就消逝了,在胜利的、不可遏止的欢乐的形象的攻击下退却了,交响曲胜利辉煌地结束。

  年近40岁的贝多芬,在这时候用他那炙热的感情以及独特的个性风范,以其特殊的人生经历和音乐天赋,为后人留下了这部永远不会过时的经典。

版权所有: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胜华交响乐团
办公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联系电话:0532-8698****